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大家好,我是田静。

课堂本是个严肃的地方。

有群人,却把这里当作了取乐天堂——

骚扰女老师,公然放黄片

师生们恼怒的反应,成了他们炫耀和拉新的资本。

本该是传道授业的课堂,变成了臭不可闻的“网络公厕”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1 . 网课入侵

我从未想过,人的恶意能晦气到这种程度。

9月初,有个来自沈阳的学生爆料——自己在上网课时,一群陌生人突然闯进课堂。

他们疯狂打着“老师我爱你”“跟老师生孩子”的骚扰字眼,不断刷屏。

学生错愕,老师愤怒,课程不得不被迫终止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可笑的是,这群人都打着“蔡徐坤”或“丁真”的名号,看上去也不过是十几岁的男孩。

这件事并非个例。

疫情下,不少学校不得不开设网课,不想却被这群人盯上,变成他们撒泼的游乐场。

有的老师短短几天时间里,课堂就被入侵攻陷了好几次,熬夜备课的心血付诸东流。

而学生们,也不得不忍受这些臭气熏天的情绪垃圾,深受其害。

而这些入侵者,却洋洋自得地称自己为“爆破手”。更恶劣的人,还会假扮班级学生,构陷对方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看到年轻的女老师,他们就讲荤段子调戏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对于年级大的老师,他们则会脏话辱骂、放哀乐或制造噪音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一开始,大家以为这是因师生矛盾,引发的激烈报复。

但随着吐槽的人越来越多,其中的内幕也逐渐被揭露。

这并不是一场有针对性的报复行动,而是一场有组织、有预谋的无差别攻击。

进行一次“网课入侵”的流程,是这样的:

先由“内鬼”学生,将自己的网课时间、会议号及密码,发布在社交平台上,请求爆破。

“爆破手”看到后,会组建专门的QQ群。最后由组织者下达“爆破令”,成员在固定的时间集合,一起“爆破”网课。

事后,他们还会在QQ群内,分享入侵的情况,讨论下一个目标和行动分工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而他们成功入侵课堂的记录,会被制作成短视频,在社交网站上进一步传播。

臭味相投的围观者,不断加入“爆破队伍”中,波及到的课堂也越来越多。

有人劝他们:有学生正处于初三和高三的关键时期,能不能放过?

这却更能激发爆破的兴致,“考不上更有意思,我们玩得高兴就行了”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很快,有网警通过社交平台发声,称关注到了网课入侵的现象,提醒大家保存好证据,及时报警。

网课平台和各大学校,也都紧急采取措施,给老师们发布了系列“防爆破”指南。

但至今为止,仍有不少“内鬼”和“爆破手”活跃在社交网站,甚至针对这些措施,发明了一套钻法律漏洞的新方法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2. 未成年人争做“网络暴君”

网课入侵的现象,最早可以追溯到今年7月份,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,遭到入侵的课堂,就已经遍布全国。

然而这些引发混乱的“爆破手”,年龄却低到出乎人的意料。

有媒体调查发现,他们大多是小学生或中专生,目前辍学或者暂时无课,空闲时间比较多,试图搞恶作剧。

这与去年发生的“仙人奶奶”被未成年人组团性骚扰事件,非常相似。

65岁的“仙人”奶奶,患有小儿麻痹症,四肢无力,被评为二级残疾。

但身体上的不便,并没有抹灭她对生活的热爱。

为了让自己快乐生活,她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直播唱歌,却不料变成了一群未成年人的网暴对象。

与网课入侵类似,这些人先是建了一个专门的群,分享如何在直播平台上,用各种手段玩弄弱老年主播。

诅咒威胁、人身攻击,是最常见的方式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还有人会发性骚扰言论,问奶奶的内衣颜色。

或是故意给奶奶刷礼物,等她表示感谢后,再以未成年的名义要求退款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他们将这种行为称作是“拷打老人”。

为了方便“拷打”,他们还会想办法成为直播间的管理员,拉黑老人的粉丝,放出侮辱性内容。

如果有网友尝试制止此类行动,他们还会用人肉攻击威胁对方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《残疾人保障法》明确规定:禁止通过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其他方式贬低损害残疾人人格。

但很多老年人和残疾人,面对陌生的网络攻击,并没有办法及时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。

更多是将这种行为视为“不懂事”,或网友看自己不顺眼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即使是遭遇了“网课入侵”的资深教师,都很难让对方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因为他们很擅长钻法律的漏洞。

看到有网警介入后,“爆破”组织很快就拿出了应对方案:“进入网课不发黄图,不骂人,不太过分,可以放歌,如果老师报警了就赶紧离开会议,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警方查或者被封号。”

可怕的是,这种方案确实有效。

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,接受媒体采访表示:

如果入侵者辱骂师生,可能仅构成民事侵权,侵犯师生的名誉权。

如果播放淫秽物品,则可能涉嫌刑事犯罪。

如果仅是扰乱课堂多说话、放音乐,不构成违法或犯罪,只是道德问题。

成群的未成年网暴者,就这样游走在法律的边缘,掌控着这片“网络帝国”。

他们缺乏同理心,用网络作为暴行的掩体,以伤害他人的方式,来增强自己的权力感和价值感。

在心理学上,这是典型的“黑暗四分体”人格特征。

具有这种人格特征的人,正活跃于互联网上,在不同领域、场合,引导舆论的控制权,争相成为“网络暴君”。

键盘所指之处,皆是腥风血雨。

3. “黑暗四分体”们在互联网养蛊

“黑暗四分体”(the dark tetrad)的人格特征,可以简单理解为四种人格的融合。包括:

自恋:自我中心主义,需要他人钦佩。

变态心理:缺乏同理心和对道德的尊重。

权术主义:享受操纵和权利的感觉。

施虐狂:渴望在精神上、情感上或身体上伤害他人。

澳大利亚记者Ginger Gorman,在《寻找恶魔》一书中写到,这类群体大多是11到16岁的孩子、过度使用互联网、几乎没有父母的监督。

他们活跃在互联网的各大评论区,认为自己对他人的攻击,是一种“天降正义”。

很多网暴者都曾表示,看到对方破防,被他人拉黑时,会获得一丝胜利的快感。

曾操纵网友攻击Uzi、网暴癌症UP主“卡夫卡松饼君”的网友“句号”,就在接受采访时,承认自己有“黑暗人格”。

他将网络直播间,当作“释放攻击性”的“公共厕所”。

无聊时,他就冲进直播间,打一句“主播你妈死了”,然后马上退出。整个过程只需要几分钟,却能为他带来一天的好心情。

但是在现实生活中,他却是一个待人彬彬有礼的人,有着良好的学历和工作。

来自美国奥格斯堡大学的研究者认为,这种行为模式,可能是一种“移情缺陷”。

因为人的大脑,主要是为了面对面的交互而设计的。但是互联网上,人们被屏幕阻隔,无法通过文字和表情包,真切地感受对面人的真实性。

所以在网上,恶意无门槛,共情却很难。

而且,网络的匿名制,又为施暴者打造了一个安全的“暗室”环境。

在这里,他们可以抛开现实生活中的限制,卸下伪装的面孔,不用担心影响自己的人生,肆无忌惮地发泄恶意。

毕竟,网暴的惩罚,大部分情况下,都只是封禁账号。他们可以随手换个新号,几分钟后,就能卷土重来。

于是,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条网暴行动链:

一群具有“黑暗四分体”人格特征的未成年人,像“暴君”一样组织、操纵着网络暴力,而这份恶意,又借由“暗室效应”,在网民中间相互传染,最后“暴民”们聚集成群,相互蚕食而不自知。

当你遇到这种恶意时,可以选择无视,不要做出回应。

不让你的沮丧,成为施暴者的快感来源。

而他们的人生,除了靠这丝用拳打弱者换来的成就感,一点抱团作恶带来的快乐,不过是一片荒漠。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网课上到一半变黄片?这些未成年正在大规模组织犯罪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ummeng.com/39738.html